新闻中心
通知公告
新闻动态
科学院动态
合作交流
科研动态
您现在的位置:科研动态 > 格物致知,为青山永驻——记广西植物研究所生态学家李先琨

格物致知,为青山永驻——记广西植物研究所生态学家李先琨

2019-07-25  来源:植物所


李先琨,男,广西植物研究所二级研究员,广西师范大学硕士生导师,广西喀斯特植物保育与恢复生态学重点实验室主任,《广西植物》主编。

李先琨同志科研成果丰硕,共发表论文100余篇,出版专著7部;主持或作为主要完成人荣获省部级成果奖6项(二等奖5项、三等奖1项);获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2010年度)、广西“新世纪十百千人才工程”第二层次人选(2007年度)、第一批广西高层次人才(2018年度)等荣誉称号。自1986年7月毕业至今,长期耕耘于生物多样性保育、生态系统修复及功能提升研究领域,带领研究团队为我区植被调查、珍稀濒危植物保育、生物多样性监测网络构建、退化生态系统修复做出了重要贡献;并积极发挥智库专家作用,数次向自治区党委和政府提供生态环境保护与生态文明建设的决策咨询建议报告,充分展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使命与担当。

1 广西植物研究所植被生物多样性与生态监测学科团队带头人-李先琨研究员_副本.jpg

广西植物研究所植被生物多样性与生态监测学科团队带头人-李先琨研究员


2 李先琨研究员带领团队成员在弄岗监测样区建立初期(2009年)与中科院生物多样性委员会指导专家米湘成博士讨论喀斯特森林的调查规范.jpg

李先琨研究员带领团队成员在弄岗监测样区建立初期(2009年)与中科院生物多样性委员会指导专家米湘成博士讨论喀斯特森林的调查规范

立足基础研究,解读森林密语

基于广西全区的典型植被普查,李先琨研究员系统的构建了广西区内森林生物多样性监测网络,其中弄岗北热带喀斯特季节性雨林15公顷监测样地是全球第一个喀斯特季节性雨林监测研究平台,也是国际热带森林生物多样性监测网络CTFS和中国森林生物多样性监测网络首个热带喀斯特森林研究节点。李先琨研究员关于生物多样性维持机制研究系列成果相继在《科学报告》等主流期刊发表,并先后出版了《广西植被》、《广西弄岗喀斯特季节性雨林—树种及其分布格局》等学术著作。他积极发挥专家智囊作用,在2018年参与了中央环保督察涉及的自然保护区实地核查,并就自然保护区的确界问题向自治区党委和政府提交了《关于尊重历史,正视现实,科学确定广西自然保护区面积和界线的建议》,得到了自治区党委书记鹿心社、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陈武批示。

先琨手记: 在1998年11月获得副研究员之前,我主要是跟随苏宗明先生开展植被生态学调查、农业地质调查、水土保持植物试验、植物种群生态学研究等等。在1990年代后期,由于科技体制改革和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广西的生态学研究机构不断转型、平台撤消,广西植物研究所的生态科学也陷入低谷,人才流失严重。1998年7月,我撰写的《元宝山冷杉种群生存力分析及其生态对策研究》获得广西自然科学基金资助,是独立申请并获得资助的第一个项目;1999年独立申请的《南方红豆杉无性系种群研究》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地区基金资助,令我的学术生涯迈上一个新台阶,也更加坚定信心;2000年申请并获得资助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地区基金重点项目——《广西岩溶植被演替及其动力机制研究》,令我更加深入地了解岩溶植被的特殊性,从此,我就和弄岗那一片森林结下了不解之缘。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呼吁在弄岗建立野外生态研究基地。

陈焕镛先生是我国自然保护区建立的缔造者,为广西乃至我国的自然保护区事业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我所做的这一切,并非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皆源于广西植物研究所前辈们在这些区域的大量调查成果而提出,我个人只是传承先辈们的接力棒,并尽力在我的这一段赛程中跑出精彩!

“谋求青山永驻”应该是广西植物研究所的宗旨和奋斗目标,我们建立相关平台和基地,是“守初心、担使命”的具体行动。 准确地说,我们建立弄岗监测样区是为人类解读喀斯特森林,了解生物多样性维持的机制和复杂的生态过程,也是 “格物致知”的漫长过程,研究结果也能够更好地服务于喀斯特石漠化治理。

勇于创新,回应社会需求

在不断的实践过程中,李先琨研究员曾敏锐地发现了南方红豆杉的克隆生长特性,率先开展了该物种无性种群研究,填补了裸子植物乔木树种克隆生长的研究空白。之后,他瞄准了岩溶生态系统这一特殊区域,探讨在石漠化日趋严峻的形势下原生植被如何维持以及退化生态系统如何有效重建。该研究方向很好的契合了国家西部开发战略和社会重大需求。其研究成果为广西主要退化生态系统(石漠化区域、红壤水土流失区)恢复策略与模式的提出发挥了重要作用。其编著的《濒危植物元宝山冷杉与南方红豆杉种群生态学研究》、《广西岩溶山区石漠化及其综合治理研究》、《广西优良水土保持植物手册》等学术专著深受业界好评。

先琨手记:按理说,绝对的自然保护可以为动植物创建良好的栖息环境,可以为子孙后代留一方净土,但无数的例证表明,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一系列的环境问题对全球生态系统和自然资源更新构成了极大的威胁,绝对的保护无法适应社会发展潮流、反而不利于自然资源的保护和持续利用。人类福祉与生态保护是生态学工作中必须同时面对的社会问题也是科学问题,社会经济发展和人类美好未来对生态学的依赖越来越显著。如何科学地管理生态系统和自然资源,服务美丽生态广西建设,是我们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和新的方向。

服务社会,谋福苍生

李先琨研究员在桂西南石漠化治理与生态重建的实践中,逐步探索生态恢复与生态补偿相结合的共赢模式。他与相关单位合作,以百色市平果县果化镇龙何屯为中心,建立了果化石漠化生态修复示范区,主导构建研发人工诱导植被恢复技术体系,形成了以火龙果种植为主的特色生态产业,成为科技部向全国岩溶石漠化区推广的“果化模式”。2016年由其主笔撰写的《广西石漠化治理的经验及存在的问题、建议》专家咨询建议报告,报送自治区有关领导,获得自治区党委主要领导批示,时任自治区党委书记彭清华同志圈阅、侯建国副书记作出详细批示,为我区的石漠化治理和生态建设提供了科学决策参考。

先琨手记:生态学的研究不应该只是象牙塔中的高深理论,生态学的科学研究应该主动为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提供服务,促进绿色发展,实现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双赢。广西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资源,是不可再生和复制的宝贵财富,通过调查了解、深入观测研究,理解自然生态系统的过程及其机理,才能以科技创新支撑八桂大地青山永驻。如何让八桂大地青山常在,并更有效地改善当地民生,依然是我们前行的动力。

发挥学术带头作用,推动平台和学科建设

李先琨研究员自任《广西植物》主编以来,期刊连续入选国家中文核心期刊,并多次荣获广西“十佳”科技期刊称号;自任广西喀斯特植物保育与恢复生态学重点实验室主任以来,进一步优化学科布局,2018年广西喀斯特植物保育与恢复生态学重点实验室在科技厅组织的66个重点实验室评估中获得优秀等级。

先琨手记:对我而言,深知团结协作的重要性,尤其是我们广西植物研究所缺乏特别具有影响力的大牛,唯有汇集“涓涓细流”、集大家的智慧和力量,方可形成竞争力。全球首个喀斯特季节性雨林生物多样性监测平台的建立和石漠化治理“果化模式”的成功,无一不体现“团结就是力量”的真谛,尽管在行进的途中遇到过不少困难,但我们有一个充满信心和希望的团队。

《广西植物》在我担任主编之前就有很好的业绩和口碑,我只是学科特色栏目设置、期刊数字化和多媒体融合方面的“推进器”。可以说,《广西植物》目前在国内多媒体融合、期刊数字化出版、信息共享方面居于领先地位。

自治区优秀重点实验室的称号,更是全体实验室成员的科研成果集体展示。我个人担任实验室主任以来,注重学科领域优势和特色的凝练、明确学科发展方向,在评估材料的组织中亲力亲为,推动实验室规范化服务与管理,增强实验室成员的归属感和获得感。作为实验室主任,更多的是设法激发实验室成员的创新活力。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回望与大家共同奋斗的日子,一幕幕串起我30多年的人生韶华。每一次重温,都能唤醒我内心的信念与坚强!每穿越一道坎,面对并肩作战的同事们表现的信任和坚忍,我都会在心里升起敬意!

3 2008年2月南方特大雪灾后,李先琨研究员在海洋山调查濒危植物受损情况.jpg

2008年2月南方特大雪灾后,李先琨研究员在海洋山调查濒危植物受损情况


4 2016年9月,“中国石漠化治理与区域发展”院士咨询专家组考察平果县果化石漠化治理示范区时,李先琨向刘丛强院士(左二)和袁道先院士(左三)介绍“果化模式”.jpg

2016年9月,“中国石漠化治理与区域发展”院士咨询专家组考察平果县果化石漠化治理示范区时,李先琨向刘丛强院士(左二)和袁道先院士(左三)介绍“果化模式”


5 2019年5月,李先琨研究向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等单位领导讲解“果化模式”.jpg

2019年5月,李先琨研究向自然资源部中国地质调查局等单位领导讲解“果化模式